根據詹姆仕布朗特(James Blunt)的說法,我們或許會變老,不過,從小學到現在的變化其實並不太多,「我們的心態似乎跟我在八歲的時候是完全一樣的,在學校操場上,小孩子八卦誰親了誰,誰又說了關於某某人的什麼事,哪些人又因為他們沒有穿對衣服而變得不夠酷。而今,則是全球的人們都在寫些誰親了誰,誰說了哪些話,誰又穿了啥玩意。」

布朗特的首張專輯
Back To Bedlam不安於室,自200410月發行至今不到三年的時間,便已在全球賣出1100萬張,登上18個國家的排行榜冠軍,於全球35個國家締造TOP 10佳績,並為他創造了一連串的成就,其中包括:獲得5項葛萊美獎提名〔年度唱片、年度歌曲、新進藝人、最佳流行男歌手、最佳流行演唱專輯〕,以«You're Beautiful»這首單曲成為自艾爾頓強(Elton John)«Candle In The Wind 1997»以來首位登上全美熱門單曲榜冠軍王座的英國藝人,同時還贏得2MTV音樂錄影帶大獎〔最佳男歌手音樂錄影帶、最佳攝影〕以及2座全英音樂獎〔最佳流行藝人、最佳英國男藝人〕。

突然間躍身為全球矚目的超級巨星以及伴隨而來的人生經驗,就成了他第2張專輯失落的靈魂的主要歌曲架構,專輯裡頭一系列關於人生與死亡的10首歌曲展現了他自不安於室專輯以來相當驚人的成長,布朗特把首張專輯視為是「一張非常真誠,帶點天真思緒、情感與人生經驗的作品集,我是在並不知道有誰會聽見那些歌曲的情況下寫下那些歌曲的。」

 

這一回,他知道樂迷想要聽到描述他人生旅程起伏的歌曲,布朗特對於他現在因擁有崇高地位而疏遠了他與樂迷之間距離的這樣說法感到有點生氣,他笑著提到了他經常出現在八卦小報上的情況:「就因為我有了多變的名人頭銜,並不表示我就沒那麼有人性了,我一樣會經歷著同樣的事情,現在,只有我媽媽會先聽到這些事情了。」

 

真的,在聽過「失落的靈魂這張專輯之後,就會瞭解到布朗特所要敘述的是關於把我們融合在一起的事情,而非將我們分裂之事,我們都渴望得到愛、安慰、安全感,尤其是身處在這個愛、安慰、安全感都很難找到的年代裡的時候。這些相互交叉的事情才是布朗特最感興趣的,在「失落的靈魂這張專輯中,他為我們的人生旅程帶來了一個清晰、明確與堅持的態度。

 

「我們經歷了這個叫做人生的神奇體驗,我們試著去了解它,了解我們究竟為什麼會在這裡,」他說,「我真的熱愛人生,我真的很享受人生,但是,它卻困擾著我,當它滴答滴答的流逝,不用太久的時間,你會有點好奇你會從人生之中得到什麼樣的東西,該去哪兒尋找更深沉的意義與意涵,還有我們為什麼會去做一些事情來填補人生,我想我們都有過那樣子的體驗。」

 

失落的靈魂是詹姆仕在為首張專輯不安於室進行全球造勢的巡迴演唱會期間開始動工的,他在巡迴演唱途中寫了5首歌,然後在一群自願的聽眾面前進行歌曲試唱。當準備要寫其他歌曲的時候,布朗特必須擺脫過去這幾年忙得團團轉的狀況,保持平心靜氣,於是,在2006年的夏天,他跑去西班牙外海的伊比薩島(Ibiza)度假休養,在持續不斷的嘈雜人聲之後,花了一點時候才習慣寂靜無聲的感覺,他說:「那是我第一次得以停下來,看看過去這三年來到底發生了哪些事情,然後好好思考的片刻。」

 

詹姆仕在去年冬天再度回到了伊比薩島,一個不尋常的靈感在歌曲創作上幫了一個大忙,他解釋說:「有人偷了我的鍋爐,所以,我就沒有暖氣,我在房間裡穿著大衣,戴著帽子與可以露出手指頭的手套彈鋼琴,建商說我過著像是修道士的生活,當你感到寒冷、身邊沒有人,你又不會說當地語言的時候,你就只能寫歌,這是一個痛苦的經歷,我在夏天所寫的那些歌,因為是在去過一家俱樂部之後所寫的,聽起來的感覺就比較快樂一些。」

 

為了幫專輯尋找一些不一樣的口味,布朗特在請他的詞曲出版公司幫他尋找合作者時特別要求「不一定要找個詞曲創作者跟我搭檔…讓我自己自由自在。」當詹姆仕自己完成了專輯裡頭許多歌曲的創作後,他的請求促成了他跟馬克貝特森Mark Batson〔德瑞博士Dr. Dre、大衛麥修樂團Dave Matthews Band〕、吉米霍葛斯Jimmy Hogarth〔與布朗特合作首張專輯的歌曲創作者〕、史提夫麥克伊旺Steve McEwan〔詹姆斯莫里森James Morrison、凱莉安德伍Carrie Underwood〕、艾格懷特Eg (cq) White 〔譜寫過詹姆斯莫里森的« You Give Me Something »、娜塔莉Natalie Imbruglia« Shiver »〕的詞曲創作者〕、麥克斯馬汀Max Martin〔譜寫過席琳狄翁Celine Dion、新好男孩Backstreet Boys的暢銷曲的詞曲創作者〕等詞曲創作家的合作。

 

在音樂風格方面,此張專輯中大多數的靈感來自於1970年代的偉大藝人,「佛利伍麥克樂團(Fleetwood Mac)、唐麥克林(Don McLean)、艾爾頓強(Elton John),也許還有點史提利丹樂團(Steely Dan)的感覺,如果我運氣夠好的話,還有一丁點的大衛鮑伊(David Bowie)的感覺。」他說著說著還厚臉皮的補上一句,「如果我要扯謊的話,我可能會把齊柏林飛船樂團(Led Zeppelin)一起加進來。」

 

專輯以層次鮮明、輕鬆愉悅的主打單曲«1973»開場,這是一首以懷舊的心情回顧他與朋友分享美好時光的歌曲,而« One Of The Brightest Stars »« Annie »這些歌曲則是觸及了功成名就所帶來的異常行為與扭曲失真,« Carry You Home »« I'll Take Everything »碰觸了我們最脆弱的死亡議題,而« I Really Want You »« Same Mistake »則是展現了布朗特個人最容易受傷害的一面。

 

這位畢業於英國桑德赫斯特(Sandhurst)陸軍軍官學校,曾在科索夫(Kosovo)服役的歌手承認他發現語言是有限制的,但是,在歌曲中,他找到了一種可以把他不能說的事情寫出來的自由,他表示:「我的音樂是具有自傳性的,那是我的表達方式,那是最適合我的方式,那是一種必要的表達方式,要不然,我就只是一個配戴著槍炮的英國人。」對於那些或許覺得他的表述過於戲劇化的人,他引用歌手傑夫巴克利(Jeff Buckley)說過的一句話來表述:「敏感不是懦弱,其實那是一種強烈意識到一隻跳蚤降落在一隻狗身上的感覺,那就像是感覺到超音波爆炸聲一樣。」

 

在要與不安於室專輯的製作人湯姆羅斯洛克(Tom Rothrock)到洛杉磯錄音室進行錄音的時候,布朗特把巡迴演唱時合作的朋友找來,專輯的錄音過程跟不安於室專輯有著截然不同的對比,不安於室專輯是跟著錄音室樂手一起錄製,然後,布朗特自己再把許多樂器的聲音加錄到原始的母帶上,這一次,「我坐在鋼琴或吉他的後面,把歌曲彈給樂隊聽,描述我想要從他們身上得到的東西,」他說,「我們在一起巡迴演唱的時間已經長達兩年半,他們非常清楚知道我要的是什麼,他們才花一點點的時間就可以為一首原本只有基本架構的歌曲披上真實的形體。」

 

完成了新專輯的錄製之後,布朗特熱切期待回到樂迷面前,他說:「巡迴演唱可能是最有趣,最棒的發明了。」他甚至還幻想未來有一天,希望在很久很久以後的將來,觀眾可以不用出現在演唱會的現場。在新專輯的最後一首歌« I Can't Hear The Music »中,他輕輕的用歌聲回答了這個問題,就算是樂迷的掌聲逐漸消失,布幕最終落下,音樂還是會永遠流傳。

 

對布朗特而言,一首希望之歌與一個最能讓他想起之所以投身樂壇的東西就已足夠,他說:「這首歌曲的副歌做了最好的總結: '如果我聽不到音樂,樂迷全都離去,我將會獨自一人留下跳舞'('and if I can't hear the music and the audience is gone/I'll dance here on my own'),這段歌詞說明了我是因為熱情才會投身音樂之中,我是因為熱愛音樂才投身音樂,聽眾或許只是短暫存在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esblunt 的頭像
jamesblunt

詹姆仕布朗特 官方部落格

jamesblu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